All Stories

之后一段时间要做的事情

  编辑器重构昨天就基本已经完成,今天好像没做什么事,就是讨论了一天各种事务。其实对于编辑器,我还是有很多想法的,看到SciTE和notepad++的表现,还有UltraEdit,就想把它们有的,都做进来,前两者就是Scintilla控件的最好功能展现。尤其是下午看了一下8月份的《程序员》杂志,刚好有个专题介绍现在流行的几个RoR用IDE,心更痒了,想把所有好的东西全加上去。至少,能用脚本进行扩展是我特别想要的,我甚至想做个DLL做个适配层,工具可以动态地加载该DLL,该DLL可以接受各种外挂的脚本解释器,这样没有这个DLL工具还是能正常工作,除了脚本扩展。另外一个想法是,好像Greta这个库有点点问题,也不知道是不是代码写得有问题,所以我又想,能不能做个正则表达式库的适配层,这样也可以挂接不同的正则表达式库了,比如除了Grata外还有用于C/C++系的boost::regex、ATL::Regex、PCRE等等,这样就像UltraEdit一样了,用户可以选择自己习惯的那种。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语法解析,我要做一个动态提示功能,这需要随时知道一个变量的类型,而这对于Ruby这么动态的语言来说,真是太难了。SUN为Netbeans专门开了个代号为Schliemann的Generic Language Support Framework项目,它可以动态地通过由用户自行添加正则表达式和语法规则(现在流行用巴科斯范式吗?不清楚),来动态地增加对新语言的词法解析和语法解析,这比Scintilla现在的做法要更灵活,不需要编译器,有个文本编辑器写规则就行了。我当然做不了这么好,所以现在只能依赖SciLexer.dll或者另寻出路,看了一下ctags,好像对Ruby的支持不如对C/C++的好,它解析不出变量的最初定义的地方,难道自己写一个简单的够用的,因为目前面向的用户应该绝大多数情况下只会用到Ruby语言中很小一个子集的特性。  早上去讨论了一下另一个任务的需求,果然我最开始的想法是正确的,看来老大的理解能力或者是个人喜好影响了他的判断力啊!今天讨论了一下,老大出来就有点惊奇地说,看来要做一个像电驴一样的东西了。呵呵,其实我当初最早看到这个很原始,未经过整理的需求时,就已经断定会是这样的结果,只是当时老大一心想用Sharepoint,我也不好多说,还似模似样地给他用SharePoint Service3.0建了站来看看,当时转项目部1个月,全在看这个资料了,呼呼,浪费好多时间。  现在就要来网络通信了,一个支持P2P的东东,可以做的事情真是太多了,呵呵。一个集中式服务器只提供索引及账号管理功能,其它的都在客户端完成。我有点想试一下Google桌面搜索的那种界面,在本地建一个http服务器,然后用IE跟用户交互。不过生成HTML页面有没有现成的办法呢,还有HTML的表现力是强,但如果要让用户输入很多零散的信息,这样也很难处理哦。至于http服务器,记得boost的开发邮件列表里有提到过一个基于asio的项目,一时找不到URL了,可能可以用一下。先分解一下设计需求吧,反正有一个季度时间来做,这个东西有点感兴趣哦!

关于Scintilla的某些快捷键输入怪异字符

  一直以来都存在着这个问题,当时大概看了一下Scintilla的源代码,也没有找到哪里注册处理了这些快捷键,想不到好的办法,于是就临时处理了一下,自己截获这些快捷键,发现一个截获一个,本来以为可能截获得差不多了,结果前些天发现还有没有拦截的,于是觉得有点郁闷,决定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又稍微仔细地搜索了一遍Scintilla的源代码,发现确实好像没有注册这些快捷键,然后到maillist上问,作者Neil Hodgson也真的挺热心的,每封邮件都回了,由于时差的关系,加上我白天在公司不能上网,这些天我都是晚上回家写邮件,描述问题,第二天早上起来收邮件,看看他的答复。这样持续了几天,终于今天早上看到回复后,搞清楚了问题的本质。  我照他的办法在ScintillaWin.cxx的WM_SYSKEYDOWN/WM_KEYDOWN里打了断点,然后跟踪,发现这时按到那几个快捷键都是直接传给::DefWindowProc处理了。这开始让我觉得有点走不下去的感觉,后来往上看,有WM_CHAR消息的处理,于是也打了个断点,发现每次按了快捷键后,就会收到WM_CHAR消息,而且参数就是这些不可见字符的ASCII码值。Neil说这是Windows发的。我用SDK写了个小程序试了试,果然发现这是Windows的默认行为。Neil说这只能自己在程序里处理把所有这些快捷键都屏蔽了。于是我就又郁闷了,我怎么知道到底是有多少控制字符被绑定到什么键上去了。上Google搜索了一把,发现一个列表,呵呵,刚好列出了所有的VT100和VT220键盘的控制字符绑定。  中午的时候想了想,我不想在程序里处理拦截所有快捷键,不如直接改Scintilla的源代码,在WM_SYSKEYDOWN/WM_KEYDOWN里记录一下是否按下了Ctrl,在WM_CHAR里判断一下这个标记,如果标记置位了,并且刚好这次得到的是个控制字符,就直接退出,这样就看起来解决了,至少Windows平台上似乎没什么问题了(注:Scintilla是直接多平台的,包括Windows、MacOS、以及通过Gtk+支持的平台等)。  Neil Hodgson是个很有毅力的人啊,这东东从1998年做到现在,越来越完善,而主要作者却一直是他一个人,当然也还是有很多人为之作出了贡献。

真的要努力为以后做点事了

  不然就完了。

依然很累

  但今天却心情却不知所以地有点好。虽然问题数没怎么减少,但自我感觉是越来越好了,总觉得随着不断地改进,这个小工具已经比较好用了,我还额外地做了些增强易用性方面的工作。但有些东西,从架构开始,到最后的可利用资源,都限制得很难再继续发展下去了。代码重构是很急需的一件事了。  今天和晓妮mm一起坐班车,晓妮mm说又和我坐同一辆班车了,呵呵。刚来公司的那一年,我住三楼,她住六楼,虽说是同一栋楼,但正如她说的,当时我们最不熟,其实当时我跟测试组的同事都不熟,我很少跟同事说话,在食堂吃饭也是一个人很快地吃完就走。晚饭的时候经常是坐一在边等小妞过来,或者就出去4个人一起吃。搬了个家后,一切都变了。人是会变的,这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昨天室友说起一件事,我说,我都已经原谅我自己了,原来我是很自责,我是很深刻地认为我错了,我也希望能弥补,但既然过了这么久了,还是没有丝毫的希望,我也放弃了。我无力改变别人,就改变自己,我不想继续活在内疚和悔恨中,我已经原谅我自己了。就算是真的触犯了原则性的问题,但人是活的。换了一种生活方式,我没有觉得丁点不好,感觉反而是一种解脱。至少对于我来说,是利大于弊吧。

Boost终于要从CVS迁移到SVN去了

  几个月前1.34发布前,就已经开始说要迁移,先是把sandbox迁过去了,但主库一直还在sf.net上去。现在1.34.1发布了,终于有公告发出来说要迁到印第安那大学的OSL服务器上去。总的说来,SVN相比CVS从很多方面都有改进,虽然CVS仍是相当流行。居然老大说CVS不安全,比较无语的说。  在网上看到别人的blog,想想自己真是叶公好龙啊。现在公司里的任务老大似乎是很想玩B/S的东西,想完成目前这个项目后全都迁移到ASP.NET上去,要学C#了,我真的不是很感兴趣,昨天的考评沟通又把我小小地打击了一把,唉。想想自己也真是没用,要是有正式工作之外的比较稳定经济收入来源,怕他个鸟啊,直接fire老板。可惜啊,一直有贼心没贼胆啊。雨烟也辞职了,下一个会是谁呢?

一无所有的人永远一无所有

  今天跟彭彭、小思宇、小妞一起吃饭去了。我发现我现在渐渐地放不开了,不如单独跟小妞一起吃饭时那么放得开了。  一无所有的人将永远一无所有,这是我今天吃饭得到的教训。所以我不能一无所有,我要努力。

累死了,不想加班了

  没完没了的问题、新需求、变更……不停地码码码……

又见离职

  坐旁边的女同事昨天填完离职申请后,今天就没再来了。又见一个旁边的人离职,不过已经有点麻木,没什么感觉,只知道有一天我也是走这条路的。  今天把输入法的源代码和打包好的安装程序都发到五笔爱好者论坛去了,本来还多大的目标的,没动力了。

好想休息

  好累,好想休息哦!  晚上又加班了,改了一点问题,静不下心来了,于是收拾一下,就走了,去找人玩去。  实在无聊啊,怎么会这样。真想请几个星期假休息一下啊!  一堆事情积在那儿,可是我又懒。  问题又涨到20多个了,真是郁闷,怎么这么多问题。从SciTE里抄了一段打印的代码,居然能用,哈哈。  很多地方的代码写得很低效,有很大的改进的余地。还有很多会崩溃的问题,要解决。